相关文章

六问合肥“打的难”

来源网址:

昨天,新安晚报对合肥“打的难”这个老大难问题再次进行了关注,引起众多合肥市民的共鸣,不少市民给新安晚报打来电话,倾诉他们的打的遭遇,为解决“打的难”献计献策。合肥为何打的这么难?新安晚报归纳了众多读者的意见和建议后,提出了以下六个问题。

为何越往外走车越多?

“白天在市中心打的比登天还难,而在政务区或经开区打的,相对要容易一些。”经常在经开区、政务区和市区之间往返的王先生对记者说:“在繁华大道、翡翠路、明珠广场等地打的不难,有时候几分钟内就能来好几辆空车。在政务区稍微难打一点,最怕在市中心打的,那是进去容易出来难。”

合肥一些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他们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就是市中心,“市中心太堵了,由于长江西路、裕溪路、马鞍山路都在建高架,几条出城的路全都容易堵,甚至畅通一环的几个路口也非常堵,有时候,我们估计乘客是往市中心方向去的,会故意将‘空车’的牌子翻下来,就是不想去。”

据了解,2008年,合肥运管部门曾出一招,给全市各出租汽车公司划分“责任田”,确保各公司在划定的责任区域内每天保持一定数量的营运出租车,保障市区运力。合肥市运管处负责人昨天告诉记者,这个政策在操作上有很大难度,因为出租车本身流动性强,缺少约束性。

“加气难”引发“打的难”?

“为什么打不到的,因为好多出租车在加气站排队呢!看到满大街招手打的的人,我们也很着急,有钱谁不想赚呢,可是车快没气了,你说我怎么办?”根据一名出租车驾驶员的说法,记者昨天下午3时许来到潜山路一加气站,发现数十辆出租车在等候加气。出租车司机刘师傅说,加气高峰期,车子能排出去一公里,加次气最起码要等半个小时。据了解,目前合肥有十余个加气站,白天每个站基本上都会有数十辆出租车在等候加气,这意味着白天每时每刻都有数百辆出租车没法载客。

出租车司机们说,一般来说,一辆出租车每天要加气两次,“只要快没气了,我们就不能载客了,直到加气后才能继续营运,耽误了大量的时间。”合肥市运管处负责人表示,如果出租车在一二十分钟内完成加气算比较正常,超过这个时间就影响营运了。

是否需要增加出租车?

合肥市民胡明明告诉记者,无论晴天雨天,他都觉得在合肥打的难,尤其是在一些车辆拥堵比较厉害的路段和市中心。小胡说,有一次下雨天打的,他死活等不到车,最后只得转了两路公交车才回到家。在小胡的印象中,出租车数量有点少,市中心基本上很少能看到空车。小胡认为,需要增加出租车数量来缓解“打的难”。

对于一些读者增加出租车数量的建议,合肥市运管处安强副处长认为合肥出租车运力不少,“按照人均占有率,合肥和全国其他城市相比不算低,比南京还要高,合肥不存在出租车运力少的问题。”安副处长说,2008年至2009年,合肥陆续投放一千多台出租车,目前每天有7995台出租车为市民提供服务。

错时交班是否有效果?

为缓解“打的难”,合肥运管部门陆续出台了不少政策,其中,错时交班就是对出租车利用率的“挖潜”举措之一。按规定,每天7:00~8:30、17:00~19:30禁止出租车交接班,凡在这两个时间段以交接班为理由拒绝载客的行为一律视为拒载。运管处安副处长表示,虽然实行错时交班对缓解“打的难”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他们仍然接到一些乘客关于出租车在这两个时间段以交接班为由拒载的投诉。

一些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虽然有错时交班制度,但是考虑到吃早饭、晚饭等原因,确实存在部分司机不错时交班的情况,要么违禁交班,要么打“擦边球”。

优化公交服务不到位?

从某种程度上讲,充足的公交运力能缓解“打的难”。但公交车等车时间太长、乘客太拥挤等原因,一直被不少市民所诟病。

合肥公交集团场站管理公司总经理王斌昨天告诉记者,随着BRT站台的启用,在非交通高峰期,以前四五十分钟的运行时间已经能缩短到半小时之内,现在通过四路BRT公交出行的乘客每天有6万人次,乘车人数增加约20%,“应该说,这项优化措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王斌也承认,因为社会车辆占用公交专用道、高峰时道路拥堵等情况,限制了BRT公交的运行速度。

合肥公交集团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因为该市部分道路处于封闭或半封闭状态,全面优化公交服务“条件还不是太成熟”。

出租车起步价该上调?

合肥一些出租车司机认为,“打车难”与目前合肥出租车的运价过低有关。一名司机举例说,有的时候,一些去菜市场买菜的市民买菜回家都会打的,“也就两三站路,只需要6块钱,大家不会觉得太贵”。司机们说,如果提高出租车起步价与每公里的营运价格,那么很多人就会转而选择乘坐公交车或其他方式出行。

还有一些出租车司机认为,合肥出租车“等时费”比其他城市低了很多,如果能够提高“等时费”,出租车司机就不怕进市区堵车了。

合肥市运管处安强副处长认为,合肥出租车的营运价格目前正在调研之中,如果要调价,需要开听证会。因为目前合肥处于大规模建设时期,相关问题要等到路修好、桥架好后才能做出更准确的判断,是否调价不能靠简单的臆测。(郑非、记者常国水、李欢、周晔)